当前位置:主页 > 神童网二中二 >
创业邦专访邢山虎:A轮融资1亿他凭什么让徐小平
时间: 2019-07-07

  愉悦资本领投、北极光创投、线亿元人民币,首次融资的融资额高达1亿元——这是游戏老兵邢山虎的第五次创业。

  2019年五月,名叫《重启世界》的项目发布,项目背后的公司代码乾坤也浮出了水面。在人人口中都要喊几句资本寒冬的最近两年,游戏行业在经历此前浮躁的沸反盈天之后,多少显得有些落寞。已经很久没有一家游戏相关的公司能够在A轮就拿到1亿元融资了。

  我们问邢山虎他如何说服投资人对他投资,邢山虎却说:不是我说服了他们,是他们说服了我(拿这笔融资)。

  2002年离开金山的时候,邢山虎揣着的就是个网游梦。他是中国第一代网游经理人,至今在游戏行业已经待了将近18年。端游时代做过《成吉思汗》这样的年度冠军,手游时代做过《我叫MT》这样的大爆产品,上一个创业项目乐动卓越已经做出过三款月流水过亿的游戏。

  原因是痛苦,也是所谓的“重复”。众所周知,游戏行业都是项目制的,但每个项目也都有其周期。一款游戏的数据做上去了,自然也有摔下来的一天,从盛到衰,再到重新开始,这个无比折腾的过程,让游戏人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处于失业与就业的循环往复里,给整个行业的从业者都造成了巨大压力和痛苦。

  “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”邢山虎提及传统游戏制作的时候,满满都是心累,“你做起来,再做一个,再做一个,太折腾太累了,也没什么意思。所以后来我们想,还是应该做平台性产品。这样会做得更大、更平稳、也更有意思一些。”

  他在给自己找出路,也在给所有跟着他的兄弟们一起找出路,甚至也开始进而思考整个行业的出路究竟在哪。

  2016年,邢山虎同时立了三个与UGC的项目,他说,我一定要做UGC的方向,因为只有UGC可以做出一个平台。

  《重启世界》就是这三个项目的其中之一,这是一个试图将游戏和动画开发制作成本降低到极致的UGC开发制作平台。他想通过把成本降低,将游戏、3D互动内容的制作权,从专业游戏公司扩大到大众玩家,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独立制作游戏和3D互动动画,将来形成一个从制作到发布,再到在线游戏、互动,满足社交需求的一体化生态闭环。

  用资本圈子爱用的词,这个项目是乐动卓越“孵化”出来的。但在邢山虎看来,“孵化”两个字,把项目遇到的内部阻力简化了太多本港台,实际上,因为公司绝大多数人并不支持,《重启世界》开发一年多的时候,在乐动卓越内部都还没有立项成功。

  那时他们冒着双重的风险,一是没有找到钱;二是“物理引擎”领域一直有很高的技术壁垒,所有国内的游戏大厂,腾讯也好网易也好完美也好巨人也好,都不来啃这块硬骨头是有道理的,很多员工评估这个项目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,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能做到哪一步。

  那个时候,邢山虎甚至一度想过要去发币来筹钱,有区块链的人跟他说可以给他们2000万美金的ETH,提起这事邢山虎爽朗地笑了:“多亏没拿,不然现在可能只剩两百万美金了。”

  邢山虎和刘二海多年相识,区块链的钱找到他的时候,他去找刘二海做参谋,想问问他怎么发币比较好。刘二海说区块链我也没有做过,但我懂项目,你给我讲讲项目吧。

  邢山虎就在白板上给他讲这个项目的一二三四,讲完了把笔放下,刘二海问他:你这个项目要拿多少钱?

  邢山虎的压力骤然增加——他其实不知道这个项目能做到哪一步,拿区块链的钱类似于众筹,风险、盈亏都是自负的,心理压力其实没那么大。但拿朋友的钱不一样,他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,和很多投资人都已经成了朋友,我拿你的钱,咱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了,我得对所有人去负责任。

  刘二海却很干脆:“没事,我们认这事。但有一条,你们拿了投资就不要再去拿区块链的钱了”

  那时候有个区块链的会场甚至把他们项目的易拉宝都摆出来了,邢山虎又让人给撤了。他和创业多年认识的投资人们闲聊提及这个项目,很多人都很感兴趣,后来有个人投资者想要份额却已经没有了。

  邢山虎后来问刘二海为什么觉得这个项目可以投,刘二海跟他分析了几个核心原因:

  第一,UGC明显是一个大方向,这个赛道确实存在,而3D游戏和互动内容的UGC平台目前为止还没有竞争对手,但成长空间却很足;第二,你们选择了物理引擎,就在技术上给对手设置了竞争壁垒,最少有18个月的领跑期,这是不可忽略的先发优势;第三,我们之前合作过,你成功过也失败过,那就不会再犯一些基础性的错误,我们有彼此的了解做基础,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去投呢?

  投资人你看人人都可以开商店成就了淘宝,人人都可以开出租成就了滴滴,人人都可以写小说成就了阅文,人人都可以拍小视频成就了抖音。邢山虎和他的投资人希望,如果能够通过物理引擎把门槛降到人人都可以做游戏的时候,能够成就《重启世界》。

  那时的区块链那么火,但投资人们说服了邢山虎不要去拿区块链的钱,这让邢山虎对投资人们的冷静颇有感慨。

  我们问过很多创业者,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化前景,也得到过很多模棱两可的回答,甚至有人觉得这是一种冒犯:我的伟大构想才刚刚起航,你们这些媒体和投资人怎么眼睛就只盯着钱不钱的呢?

  但事实是,一个商业化公司生存的前提是要一定程度上实现盈亏平衡,这才能真正健康和长久的运转下去。邢山虎面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显露出一个连续创业者的成熟和冷静。

  他并不抗拒关于商业模式的问题,三五分钟就可以给你数出很多种商业上的构想。自比画廊或彩陶工坊:“我提供场地,卖你原材料。等你做完了摆着看有没有人买,最终成交我们吃一些分成也理所应当。”

  在他眼中,用户,团队,投资人是三位一体的。服务好用户,钱就有了;钱有了,有可以犒劳团队的兄弟们了;团队和用户都满意了,就能回报投资人了。钱是成功的副产品,但并不代表成功。他并不想把这些割裂开来看。

  所以他想商业模式时的基础永远是成本,人力成本,研发成本,人力成本,获客成本……邢山虎始终在思考如何将成本打平。

  他知道,在任何领域做一个平台性的项目都是一件很慢的事情,但一个项目可以不赚钱,却不能不去考虑商业模式,因为这决定了它能不能在离开资本之后也长久的存活下去,做成他想做的事——给行业和从业者们找一条出路。

  他对行业的思考是深埋着情怀与痛苦的,他说:你能体验我的感受么?其实这几年中国游戏公司都在做一件事,就是在卖数值,而国外的公司追求什么?追求体验,追求逼真,追求拳拳到肉。

  中国游戏公司就是割草嘛,你冲了10万块,我让你在服务器里割所有人的草,你充了60万块钱,它可以让你在更大的服务器割所有人的草,它就是这样一个逻辑。所以国外玩家对中国的游戏评价一直很低,就是花钱就能赢。这是典型的对中国游戏的评价。所以那个时候,我觉得我们不做物理引擎的话,就又回到了原始状态,就是谁花钱谁赢。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  采访邢山虎是一件称得上愉悦的事情,他健谈而坦荡,阅历丰富思路开阔,分析问题谈看法也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修饰,一律讲究拳拳到肉。

  16年前,他写过号称网络小说三大奇书之一的《佣兵天下》,那时的笔名叫做“说不得大师”,取《倚天屠龙记》里布袋和尚说不得的梗,承的是“没有什么说不得”的意,行走江湖讲究一个直白爽朗,坦荡干脆。

  16年后,邢山虎在异国一个略显兵荒马乱的雨夜接受我们的专访,带着从一而终的坦率直接,言辞之间情怀与热诚未退,提及自己身为凡人的攀比心与好面子也只是哈哈一笑,承认得十分爽快。但细数5次创业,诸多决策,他给我们呈现出的每一步分析和思考,及至最后拿出的解决方案,又总是冷静且实在的。

  2001年到2002年,邢山虎离开了激发他创业基因的金山,走上了自己的创业路途,此后基本每三年左右就会创办一家公司。

  他的第一家公司叫欢乐时代,在当时是最早做手机游戏的公司。曾经一度做得还不错,每月有几百万的收入,也有公司提出过收购。那时候他们并不想卖,结果最后由于运营经验不足,公司情况急转直下,遗憾收场。

  于是,当有人想要买他的第二家公司时,他就卖了。虽然也赚了些钱,但这家公司没有做大,邢山虎依旧遗憾:他终究是一个想要做事的人。

  第三家公司叫麒麟网,邢山虎在加入的时候就直言不讳的说,他想要做一家能上市的游戏公司,这是自己的一个梦想。

  后来,麒麟网做出的产品曾经超过了完美、金山、巨人这些公司的产品,拿过当年的年度冠军。邢山虎离开之前,麒麟网已经在创业板递交了上市文件,但因为一次投资失误,导致了那年的亏损,只能把上市文件又撤了下来。

  所谓咫尺天涯,大抵如此。A股的上市有太多的不确定性,2011年邢山虎离开了麒麟网,带着遗憾也带着新的期待,创办了自己的第四家公司:乐动卓越。

  《我叫MT》大爆,月流水过亿的游戏,乐动卓越做出了三款。放在端游时代,可以做三家上市公司了。但邢山虎却没那么着急了。

  “上市其实就是两个目的,一个是有些人着急套现,一个是拿更多的钱来做事。但是游戏公司本身不需要拿更多的钱,你本身就可以产生不错的现金流。套现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很紧迫的事,有时候慎重一些会更好一点的。”

  他对资本的思考和理解都很深,深知在国内上市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也看到了天神、恺英、游久这些国内上市了的老牌游戏公司所面临的困境。二级市场有来自股东、市场、股价等方面的压力和掣肘,他清楚知道,有时候不上市反而更从容。

  他说这句话时哈哈一笑:“都是凡人嘛”,对人性里的小弱点丝毫不以为忤,自述有时候和人吃饭聊天,大家都是上市公司的老板,你不是,就会觉得很遗憾。

  但细聊起来,把这点攀比心归类于虚荣又不对:乐动卓越一度收购过一家韩国的上市公司,严格来说,邢山虎早就当过上市公司董事长,还是海外上市公司的董事长。但他就是觉得不过瘾:“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啊。”

  我们提及此前采访过的其他创业者在公司上市之后反而说“如果再给我重新选一次,我一定不上市。”

  他哈哈一笑:以后这种人可能越来越多。但言谈之间,他依然把踏踏实实地做出个能上市的公司当做“梦想”,理性的判断之外,依旧未曾褪去的,是江湖人才有的那一点任性与快意。

  他不再是刚创业时二十六七岁的少年人,依旧有着攀比心和各种各样的小弱点,但热血与情怀被埋在理性的判断背后,依旧是他每一次创业的源动力。

  他说:“我也不是没有成功过,当你再做一个新的项目,就想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。”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